Home | News | <%=title%>
Information category:Culture
Information origin:群升報
Information author:周游
Keyword :群升
Today reads:3747
Altogether reads:1
Joins date:2005-01-20 09:18:34
==Related information==
 
 
 
 
          Contact Us
      Contact Subsidiary
Service beeline:86-579-7153533
Service Fax:86-579-7153091
http://www.dxbpso.tw
mail:[email protected]
 
News

 Particular Content
兩碗年糕
    好象那是一九五九年接近年底歲末的時光,我11歲,剛讀小學四年級,那時已開始鬧饑荒,母親天天都為食物發愁,老是出去找糧食,找糧票,有時找回來一些谷糠,全家人就高興得不得了。為了買糧食、買糧票,買谷糠,家里幾件簡陋的家具也變賣了,家具賣完賣衣物、棉被、蚊帳。能賣的都賣,賣了買命,圖個“留得青山在”。即將出嫁的三姐,男方下了幾件布料作聘禮,也讓母親賣了,我見三姐眼眶里噙著淚花。村里好幾個鄰居都逃到江西去了,據說那邊有飯吃,去了就收留。上邊政府不讓外流,縣里小車站設卡檢查,抓外流就象抓逃犯,一旦抓住,集中強制勞動,不準回家,日夜有人監控,就象進了勞改隊。逃江西去的人就徒步到鄰縣的上交道車站或者是金華車站上車。人們實在餓怕了!
那天不知是星期天,還是因為沒有食物,總之,我沒有去上學,母親也沒有出去,一上午坐在家里發呆,唉聲嘆氣。下午母親領著我又出去了。我跟在母親身后,不知道母親要到哪里去。從家里出來一直往南走,我心里老是發毛,生怕母親一時想不開,投水跳河,尋短見。真的,我心里很怕很怕的。一路上,母親默默無言,我也一聲不響。天陰沉沉的,冬日無情的寒風刮動路邊荒坡上稀疏的枯草,路上少有行人,田野一片空曠肅殺。
從城北老車站進城,一直走,直走到十字街口,也就是現在南龍廣場和對面原第一百貨大樓那個地方,在這里,母親走進了那個年代整排老建筑中的一間低矮的店鋪。原來這店鋪后面就是永康最早的縣農機廠。一個由幾個鐵匠師傅聯合組織的鐵業社。
我不知道二舅在這里當炊事員。這個二舅其實也就是我母親的叔伯弟弟,母親沒有親兄弟,二舅也就很親了。那時母親已50多歲,舊社會纏過小腳飽受風霜的女人老得快,母親老,二舅也不年輕,估計也接近50歲的人了。我好象不太認識二舅,我怯生生的和母親站在二舅跟前,感覺自己就是一個小叫花子。只聽母親對二舅說,具(二舅的小名),真要餓死人了,過不下去啊,真想跑江西了。母親說著就流淚,我的眼淚也涮地流下來。二舅對我母親說:蓮(我母親),江西在天南海北,你能走到江西去?游(指我)這么小你能帶他走到江西?德(我父親)身體又不好。當時我父親已因饑餓加勞累臥病在床。接下去好象二舅又勸說一通什么。二舅的勸說顯然對心存強烈逃荒意念而又帶著幾分恐懼和迷茫的母親拖了后腿。世世代代守望著故鄉舊土的農民啊,要舉家出走談何容易,真是走也難,不走也難。這期間,我始終低著頭,不敢東張西望。不知過了多少時間,也不知二舅什么時候去食堂燒了兩碗年糕。年糕冒出的香氣撲鼻而來。二舅對我們說,吃吧,吃吧。母親對我說:吃吧,吃吧。說實話,一看見年糕,我就想吃了,但是越想吃越要忍耐,我不愿在二舅面前露出我想吃的狼狽相。直到二舅和母親都說吃吧吃吧的時候,我才不緊不慢地拿起了筷子。我以為,這為自己爭回了一個已經完全沒有尊嚴的小叫花子完全沒有必要爭回的面子。
一碗最平常的年糕,然而也是一碗足以救命的年糕,在饑腸轆轆,急需食物充填又茫然不知何物可以充填肚子的時刻,起到了不尋常的作用。
在天色即將昏暗,夜暮降臨之際,娘兒倆離開了這個帶有共和國初創時期特有的落后和原始的縣農機廠。
我感謝二舅,也感謝母親。母親近乎乞討般的方式帶我走了一次親戚,吃了一碗年糕。當我之生存與饑餓的魔鬼抗爭中陡然為我增添了幾分熱量,為度過漫長饑荒捱過了一段艱難的時光。我感謝二舅。我想即便二舅是食堂炊事員,他肯定是用自己每月定額的糧票為我們付了兩碗年糕的帳,無論如何他也斷然不敢在眾目睽睽之下,在視食物為生命的特殊歲月,占公家的便宜為自己的一個什么親戚燒兩碗年糕。因此,也正是這兩碗年糕,我們吃了二舅的月口糧。
一晃四十多年過去了,自己也到了50多歲的年齡,走在繁華的勝利街上,原先的農機廠早已蕩然無存,后人們全然不知早年這里是何模樣,不知有些什么樣的人在這里艱難掙扎。
如今的時代廣場,南龍廣場恢宏氣派,高樓林立,車輛接踵,人聲喧嘩,歷史就這樣悄然變臉。
母親作古已然十年,二舅也已西去,而我卻無論如何不能卸去這兩碗年糕的沉重,不能忘卻那個悲涼的時候,抹不去母親和二舅的身影。
 
 
吉林11选5复式玩法